被雅虎裁掉的为什么是他们


Home> 杂谈> 被雅虎裁掉的为什么是他们  :来源于网络 感谢原作者 阅读:764 次 

  不久前雅虎宣布将关闭拥有300多名员工的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据知情人士透露,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关闭后,近350名离职员工将得到“N+4”的补偿,还有少数员工可能会被转移到美国总部继续进行研发工作。

  根据相关消息,雅虎北京研发中心汇聚了350多名来自海内外的优秀技术人才。其中85%以上的员工拥有研究生及以上学历,42%的员工来自中国排名前十的高等学府,20%的员工都拥有海外留学背景。相关消息显示,雅虎北研的付费搜索团队(Sponsored search team)、targeting workbench团队、Slingstone和Daily Yahoo团队都曾获得雅虎全球“Super Star”大奖。而这些员工尽管从资历上看来优秀,却依然难逃被裁掉的命运。

  而雅虎CEO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几乎每周三都会裁员。2008年至2012年的四年间,雅虎裁员人数达到了6000人。而自2012年以后,雅虎已在其遍布的66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不断的裁员。裁员对于雅虎来说,已经是一种常态。

  裁员背后,那些相似的情绪和面孔

  雅虎裁员背后的深意笔者在此不想做过多解读,笔者关注到是是那些被裁掉的员工中那些相似的表情相似的面孔与情绪。据悉,多名雅虎员工带着相当不悦的表情送出办公室。这些员工情绪低落,并表示这个消息令人“十分伤感”,还有员工说:“我跟同事们的关系都很好,但现在要说再见了。”公司裁员、员工失业,雅虎再一次重演了那些过度依赖一家公司的员工的失落命运,依附在它曾经的辉煌之下,最终却发现无法安享稳定的职业生涯。

  这种情绪与面孔可以让人想起去年腾讯京东联姻,腾讯入股京东15%, 双方电商资产进行整合,腾讯旗下的ECC实物电商业务注入京东,腾讯电商ECC员工也改签京东,由于改签京东后的薪酬福利让员工心里对未来感到非常不安,认为自己福利待遇没有保障。当时腾讯员工在BBS上致信马化腾说,为了ECC能够冲出阿里重围,我们也曾经激情澎湃,夜以继日,通宵达旦。这就是便向裁掉我们了吗?我们很心寒。

  同样的情绪、面孔与对前东家的控诉,我们还会想到诺基亚。去年微软宣布了史上最大规模的18000人全球裁员计划,绝大多数岗位都涉及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去年在北京亦庄园区的诺基亚中国总部,上百名员工举着“抗议微软恶意收购暴力裁员”、“我们要工作”等横幅标语,反对微软收购的抗议活动。

  对于那些跨国公司而言,裁员的原因更加直接——亏损、亏损还是亏损。而对于这些被裁的员工而言,其中透露出来的情绪是失落与绝望,他们的失落情绪将这种暴力裁员的不公平性与复杂性放大,而隐藏在他们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可能是,曾经的好日子已经结束了。

  屠夫爱火鸡,为什么被裁的是他们?

  其实,这种失落的情绪是可以避免的,前提则是对于不可预测的职场风险做出预测并提早规划好自己的未来。无论是雅虎,还是曾经的诺基亚的被裁员工,他们在一种高度安逸的环境中,他们进而丧失了对于外界变化的灵敏嗅觉与饥饿感。也就是说,丧失了一种职场中的风险管理意识,而安逸的本质就是脆弱的推手。

  在上述三个案例中,其实风险本身已经非常明显了,但身在其中的员工却不愿正视。比如从2011年之后,诺基亚衰退的轨迹已经在不可避免的滑向深渊,裁员本身也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对于根据此前消息,雅虎北京研发中心的大多数员工来说,此次的关闭早就在意料之中。因为雅虎目前在中国市场几乎已经没有业务,而北京的人力研发成本太高了,并且年复一年,持续上涨。而在此之前,雅虎不间断的裁员已经是常态。

  在《反脆弱》这本书中讲到一个案例,一只火鸡被屠夫喂养了1000天,屠夫对火鸡的爱的“统计置信度与日俱增”,屠夫将火鸡饲养到感恩节的前几天,随后,重要的日子就要来临了。只有看到屠夫的意料之外的行为之时,火鸡才会修订自己的信念。而在此之前,“屠夫爱火鸡”的信念已被强化到极致,它一直认为自己生活平淡如水,幸福稳定,但这种意外就一种生命中的”黑天鹅”。

  再看前面腾讯ECC员工的案例,“为了ECC能够冲出阿里重围,我们也曾经激情澎湃,夜以继日,通宵达旦。”尽管腾讯电商业务打包出售在即,尽管雅虎的关闭早就在意料之中,但对于那些“火鸡”而言,认为这只是一种证据匮乏的传言,他们依然相信有一个好的前景,他们极度厌恶风险,对公司极度依赖,因此视证据匮乏为证据不存在,也因此造成了悲剧的发生。要知道,对于雅虎北研被裁的同学而言,不久前还刚刚庆祝了雅虎成立 20 周年,主题是“唯美食与梦想不可辜负”。

  一个问题非常明显,在面对这些随机的、变动的风险之时,员工却并没有做出提前的规划,对未来缺乏判断力与危机感,这就导致在脆弱的事物崩盘之际,慌乱无措。而曾经的诺基亚大裁员,有评论人士说:“这些人在外企待惯了,习惯了完善的管理流程,习惯了早上一杯咖啡,中午一个例会,晚上一个邮件的生活,失业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选择的空白。”无论如何,避免自身不成为那只火鸡,是互联网职场人士的重要一课。

  没落巨头倒下,被裁的员工都被刻上了企业的性格基因

  在快速迭代的互联网行业,新的商业模式与新的产品诞生常在瞬间发生,老人被淘汰出局,新人不断涌入更是成为一种常态,对于身在职场中人而言,培养自身的反脆弱性则成为了重要课题。对于长期搏杀,在变动、随机的环境中生存的人而言,会有一种反脆弱性,相反,安逸稳定的环境则恰好成就了职场中的脆弱性。我们看到,面对暴力裁员的员工抗议都发生在大公司甚至是跨国公司。

  他们从复杂性和专业分工中受益,逐渐积累起一种专业垂直细分的流程机制与处理事务的方法论,一方面个体被塑造的更加职业化,一方面则容易成为环环相扣或者一个细分专业领域的螺丝钉,他们也是标准化的产品,他们适应于标准件的产品所带来的稳定性,在流程化的机制中塑造一种标准化的思维与行为模式,继而会逐渐形成对于体制的高度依赖,丧失对自我与外界风险的感知,这就是企业文化的潜移默化的作用,而被裁的员工都被刻上了企业的性格基因,与此同时,一旦个体在流程化的机制中习惯了稳定所给予的安全感,在面对不可预测的突发性变故之时往往会变得非常脆弱和更易崩溃。

  事实上,这是系统层面的脆弱性给系统之中的个人带来了脆弱性,雅虎曾经引领了门户时代的辉煌,是全球第一家提供因特网导航服务的网站,也是最老的“分类目录”搜索数据库与搜索平台之一。但在日新月异快速迭代的互联网时代,雅虎还是那个雅虎,全球互联网从搜索、电商过度到视频到游戏,后来迎来了微博等社交媒体、移动社交产品等一波又一波潮流兴起,雅虎却依然是抱守着门户,正因为作为最早的门户,雅虎“旗帜广告”的钱太容易赚,以至于雅虎忽略了搜索的战略性地位,错过了搜索领域的机遇。

  去年(2014)6月,雅虎在美国桌面搜索市场的份额跌破10%,创历史新低。另外,过度依赖阿里的输血却丧失了本身的盈利能力,加之伴随着与阿里的争斗以及国内互联网巨头的崛起,雅虎邮箱服务也早在2013年关闭,同年9月,雅虎也完全停止了资讯及社区服务。

  换句话说,时代变了,雅虎始终在原地,雅虎的问题在于互联网在进化,雅虎没有跟上节奏,雅虎当年的辉煌让其自然衍生出控制节奏、避免过大风险的一种稳定、习惯躺着赚钱的习气而失去了前瞻性的战略眼光,这造成了雅虎大的系统层面脆弱性,员工作为个人身在其中,往往缺乏着一种前瞻性的适应风险应变的思考模式,事实上,这是一种个人的体制化。

  在《肖申克救赎》这部电影里面,有个人物叫老布,老布一生在监狱喂鸟,卖书,交易,他让别人明白,他的监狱生活是如何漫长以及他如何用一生对这种生活产生依赖,这是一种体制化的过程。而他被体制化之后,则变得无法适应外面的环境,所以老布在获得假释之后,发现他已不属于外面的世界,也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最终却选择了终结了生命来收尾。

  在动荡的IT江湖,培养自身反脆弱性是为了更好地生存

  在中国,IT的江湖动荡是常态,收购、裁员、重组、创新,一轮接这一轮。正因为动荡是常态,因此,中国互联网巨头却往往有着更强的反脆弱性,所以我们看到BAT之间的各种暗战不断,收购布局不断,他们不断扩展疆域边界以防掉队,具备着危机感特别强的基因与意识。

  这是因为,在中国互联网领域的巨头有着更强的反脆弱性,因为在于其崛起过程都有其特殊性。BAT从互联网蛮荒时代走过来,少年时期就面临着ebay、MSN、谷歌、雅虎等这种国际巨头的强势竞争的威胁,并且步步为营,稳打稳扎逐步赢得了与国际三巨头的对垒战,正因为如此,其韧性、敏锐的嗅觉与快速觉醒快速反应快速布局能力已成为BAT各自基因属性的一部分。

  甚至这些危机感特别强的基因也同样影响到内部体制,因此我们会看到,百度在反复强调“狼性”、阿里在双十一进入倒计时,杭州阿里巴巴园区灯火通明,上万名员工彻夜加班;腾讯会鼓励并建立了内部产品之间二马赛跑、内部竞争的机制与文化,而微信就是内部竞争自我颠覆的一款产品。尼采也说,杀不死我的,使我更强大。
  
  与此同时,杀不死BAT的,却会杀死其他人。而其他人,就是市场竞争里的失败者。对于雅虎北研的同学而言,他们过去的保障体系与安逸稳定的职业生涯被终结了,它们被迫要面对外面更广阔的世界。

  而他们曾经的光环,也给了他们相应的价值,也是未来求职的筹码。我们知道,雅虎建立的雅虎招聘群并公布了群二维码在朋友圈,两个小时就涌入了300余各互联网公司和猎头,如今,包括BAT小米等国内一线互联网公司都在针对雅虎展开抢人计划。但对于雅虎内部的员工而言,却显然需要更长的适应期。有相关业内的雇主表示,雅虎北研薪资高、工作清闲,因此他们在网罗雅虎的人才的同时也担心:他们会不会在判断和技术方面都不灵了?不能干活不能吃苦?技术被荒废?

  而现在国内的互联网环境如狼似虎,具备着快节奏的高强度工作环境,也具备快速的市场反应能力,无论是BAT还是小米,加班是常态,而雅虎北研呢,有互联网知情人士称,雅虎北研 6 点多钟就下班了,嗯,一天可能还会开几次会。

  因此从长远来看,雅虎北研的被裁员工应该收拾一下表情,重新定位,从一种稳定但日趋衰落的体制环境内跳出来,去面对更广阔的江湖世界,这是获得抗风险能力的前提。用《反脆弱》 一书的观点来看:“有些事情能从冲击中受益,当暴露在波动性、随机性、混乱和压力、风险和不确定性下时,它们反而能茁壮成长和壮大”。

  而我们每个人,都要寻找自身的不确定性以及明白职场风险的不确定性,要有一种随时可以站起来搏杀的心态、自我的预警机制与抗风险意识,对潜藏的风险要有高度的敏感性与危机意识。因为这个世界,它不会停下来,在动荡的IT江湖,保持饥饿感只是为了有更好的明天。
  来源:《商业价值》杂志



正文部分到此结束




上一篇:
下一篇: